天可废,地可弃,小排聚会不可不去。但是多少时候,我还是会因为外面的环境,而选择性的不去小排聚会。身心的疲累,家人的阻扰,交通的不方便等等,变成我理所当然不去的理由。就在回诗巫的某个星期六, 排中的姊妹关心起我,微信来慰问我怎么没去聚会,当时的我出于‘人家都来问了,所以要去啊’的想法出席当晚的小排。聚会的前夕,我的内心充满了各种尴尬,随即,一位弟兄就说:“我们来唱一首诗歌吧”!而这首诗歌就这样唱进了我的心。
我特别摸着第一节和最后一节的诗歌。第一节的诗歌是:
树叶又变颜色,道路还是曲折,
我们是否还能维持最初喜乐?
疲倦、孤单、试炼,何处是终点?
我们是否还能唱上行的诗篇?
唱着这一节的时候就不禁想起青少年时期单纯快乐的自己,从儿童,青少年到现在大专,我总觉得我的人生就没有顺顺利利过,在青少年的时候,总是抱着以后会变好的想法,但上了大专,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就像第一节的第一句一样,树叶又变颜色,道路还是曲折,这句话就如我当时的情形一样,对任何事都是抱持着失望的想法,没有变好,反而更差。第一节有三个疑问句。当我唱到第一个疑问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早已失去了那最初的喜乐。而唱到第二句疑问的时候,我觉得疲倦、孤单、试炼,就是我生活的写照,‘何处是终点’也是我每日对这写照的疑问。而最后一句,我想说,我不能。
虽然第一节的我是那么地沮丧失望,但最后一节是我的拯救。
同伴,再走走吧!种子早已发芽,
向天伸出枝桠,复活生命开花。
标杆就在眼前,不久是终点,
看哪,我们正在唱上行的诗篇。


若是我是独自一人在家唱这首诗歌的话,那我就无法经历到第一句所说,同伴,再走走吧!其实,原本的我真的想要放弃了,我觉得我不能再走下去了。但是,在我从小长大的青少年区唱着这首激励着我的诗歌,感触真的特别地深。与我一同成长同区的圣徒,看着我长大的服事者,都在告诉我,“再走走吧!”那时候的我感觉是,就算难也没关系,因为在我身边有你们与我一同走,而且标杆就在眼前,不久是终点,只要有同伴,我就能和他们一同唱上行的诗篇。在唱最后一节的时候,一位弟兄提议把‘同伴’改成身边同伴的名字,借着这样的重复地唱着诗歌,心里真是得着鼓励。还记得当天我分享的第一句话是,我觉得爱主很难,但与你们唱完这首诗歌过后,我发觉其实也没那么难。愿主保守我们一生都在召会生活里,与同伴一同往前!

文章源自: 郑姊妹
图片源自: 郑姊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