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的细雨,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鸣笛声不时在我耳边回响。望着手上的点钟多一刻钟就要到我们搭express(快艇)的时间了。 正当心里焦急时,眺望远方有一位撑着伞、手里拿着一封文件袋的弟兄向我们迎面跑来。从一位弟兄的口中得知这位弟兄一听说我们要前往加帛,就要在我们出发前与我们一同用早餐。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弟兄就邀我们进到了一间茶餐室。弟兄介绍说这里的炒煮在诗巫可说是数一数二的,甚至电视台也曾来此采访过。由于时间紧迫,我们只是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吃过了炒煮面,就踏上了前往加帛的旅程。

从诗巫乘坐快艇到加帛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搭快艇。殊不知快艇也有分头等舱和经济舱。弟兄为我们所买的票是头等舱,是最前排的位置。眼看离起程的时间还剩不到两三分钟,我们匆匆忙忙地乘上快艇、找到自己的座位便坐下了。”砰“的一声把我浓浓的睡意给打散了。向窗外一看,原来是那些船员正蹦蹦跳跳地在把要运到各个小城镇的货物搬到船上。弟兄告诉我,这些货物被运到那些小城镇就能卖到比诗巫贵两三倍的价钱。并且那里的蔬菜由于运输的问题,即不新鲜,价格又贵。我心想:人往往都会想往城市里发展,谁会愿意到乡村里去?若不是为着主在那地的需要,谁会愿意移民到乡村的小城镇。要知道一个城市人移民到乡村可比一个乡村人搬到城市还要难!顿时,我对这位弟兄渴慕过祭坛与帐篷生活的态度肃然起敬。

弟兄告诉我们隔天我们将会坐车前往临近的一个城镇- Song,并且前往的路程是一条还没建好的道路,并嘱咐我们要多为这条路祷告,盼望这段路的工程能早日完成,好为主在那地的行动开路。短短两个小时的船程,我心里对加帛和那个小城镇充满好奇、并期盼与当地的圣徒相调。沉醉在梦乡的我,被引擎熄灭的声音和人跳上船的声音给震醒了。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已过去,我们也抵达了加帛的码头。一踏出船就看见一位脸带微笑的弟兄向我们挥手,原来是接待我们的弟兄!随即我们上了一辆有3189(哥汉福音车)“外表”的3428(哥汉福音车)的福音车(有一定车龄的福音车)。- PS:笔者想表他对福音车的深厚感情,因他服事车辆。

加帛的码头位于加帛的市中心。弟兄带我们绕了市中心一圈后,便领我们去吃加帛的美食-炒印度煎饼。这是我不曾吃过的美食,做法不太清楚,只知道卖相和口感都不错,配上香喷喷的咖喱汁和略带点辣味的sambal。而后,弟兄带我们到市集走走逛逛。琳琅满目的物品让我大开眼界,那里不仅买了许许多多的水果(那时是水果季节),还有售卖野味,以及许许多多奇怪的玩意儿。我们也在途中买了许多小吃:炸香蕉糕、新鲜出炉的烘培面包。用过当地出名的ayam penyet后,弟兄便带我们带一个山后的瀑布与一班青少年一同相调。

晚上,我们与当地圣徒一同聚集。在这之前,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由于加帛的房屋多数是建于山丘地区,所以从一个圣徒的家去到另一个圣徒的家就需要“穿山越岭”。算算看,弟兄总共载了六、七位圣徒,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翻了六、七座山丘,耗时一小时多。看见弟兄服事的心不禁让我觉得惭愧。相对与服事车辆的我,弟兄所摆上的时间、精力、技术(在山里的乡村路不好走,尤其是遇到其他车辆乱停车的情况。)都已经远远超过我了。这激励我在服事上应当更多地摆上自己,为着圣徒们的需要。

当天是周二晚上,圣徒们听见我们的到来,已在家中热烈地等着招待我们了。当晚的聚集让我对祷告聚会转了很大的观念。当弟兄们在针对祷告事项打负担时,我看见弟兄姊妹都手拿着笔在记录着弟兄们的负担,有时弟兄讲不太,清楚或是要为某人祷告时,圣徒们都会要求弟兄们重复或是把那个人的名字一字一字的讲出来,甚至圣徒们若是知道他们的情况也会站起来说明,让圣徒们了解那人的情形,好为他/她代祷。我心里头好奇他们为什们要记录,于是我转向我旁边的弟兄询问。弟兄告知我说,他们有一项操练,就是把这周祷告聚会所提到的祷告事项记下,在这一整周内直到下一个祷告聚会都会在WhatsApp小组内,在空闲的时间以录音的方式祷告,彼此监督、彼此勉励。这样的操练不仅能赎回光阴(弗5:16),也能使圣徒们在祷告的灵里不住的祷告(帖前5:17),使主的行动能借着我们的祷告快速的往前!

文章源自:张弟兄
图片源自:张弟兄/江弟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