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生命

中五那年的我,当上了学校的巡查长(prefect)。校方为了提升全体巡查员的纪律,便举办了为期一星期的纪律生活营(school camp)。身为一位巡查长,我便名正言顺地成为生活营的总负责。那是我第一次办生活营,没什么经验,所以生活营一开始就很混乱,搞得手忙脚乱,加上晚上又开会到凌晨两三点,真是耗完我的体力。几天后,部分的流程都上了轨道,但是还有许多学员们棘手的问题需要即时解决,几乎忙得我的精神快崩溃了。为了生活营,我可以说是花上我所有的力气和精力,甚至精神。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还挺有满足感的。 在生活营结束的前一天,我们办了一场营火会。在老师的许可下,我们动用了学校里的设备、器具和场地,并答应将会收拾干净才归还给校方。营火会后,我们费了最大的力气,终于把整个学校收拾干净。回到家后,原本想好好休息,但是才回家不久,便收到一封从老师来的信息。内容就是说,校长看到还有部分的器具还没归到原位,并说那些器具很贵,岂可这么随便处理。更直接的意思就是,校长责备老师,老师责备我。老师的意思,要我马上去解决,但我当下根本没有力气了,况且全部人都回家休息了,也没有人能回去收拾。我只能跟老师道歉,并答应过后再去收拾。 回想那时的心情,我真的感觉酒用尽了。我里面是又累、又烦、又消沉及死沉,一点也不开心。忙了一个星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现在却因为小疏忽被老师训了一顿。我都快哭了,我又能做什么呢?在这种绝境里,我就呼求主名,求主拯救。呼求又呼求,慢慢的我的心情平复了,我感觉到有一道生命的水流流过我,使我得安慰并喜乐起来。这种感觉是难以描述的。有一点像约翰二章九节说的:“管宴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但是从圣经我们知道,这是主耶稣做的。 感谢主,在我最无助,最消沉的时候,最没人能安慰我的时候,主耶稣是那安慰我的一位。祂是那位能变水为酒的一位!赞美主!

现实是残酷无情的

记得我在中六的时候读了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是在一家餐厅里当服务生。小说把这个人物描绘的很生动,让我心里对 可以在餐厅当服事生满了憧憬。 就在我考完高教文凭后,等待上大学期间,我到我家附近的一间高级餐厅去应征。该店因为需要应付平安夜的顾客而急招聘员工,所以我便顺利地到餐厅上班了。上班一开始有许多东西要学的,服务员需要懂得为每一道餐点摆设餐具。其中连餐点的名称就不好学了,因为好多都是外国名字。例如法国蜗牛叫Escargot等等。 我自认有些小聪明,渐渐地,我学会了许多的餐点。工作四个月后,经理把我升到咖啡师(barista/bartender)的位置,是高于一般普通的服务员的职位。这里就有更多要学的功课,需要学会每一杯饮料的配方与调制法,最酷的就是要学拉花艺术,也就是在咖啡泡沫中用鲜奶“画”图。 就在我越学越会,越学懂越多的同时,我有新的发现,有一句成语是这样说的,兵不厌诈。在职场上有一个不变的原则,就是你欺我诈。即便餐厅工作,也免不了各种人的手段与耍政治。员工能推卸的责任,就尽可能推,经理能使用员工的地方,也尽可能耗尽,省员工工资。 一开始的时候,我尝试包容,不计较,付出不求回报。但渐渐地发现,各样的人事物不断来挑战我容忍的极限。至终我发现,在这餐厅里享受一杯下午茶与在这里上班的感觉完全不同。以前对这里所有美好的憧憬,多半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想象是可以很丰富,现实却是残酷无情的。 就在大学即将开课之际,我离开了工作岗位,准备上大学。我心里想,难道人生的意义就是这样吗?我心里默默许愿,盼望在大学里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我想神听取了我的许愿,在大学里给了我一个新开始。 在大学里借着读圣经而认识神,认识神的话。才发现任何一种所响往的完美生活,最终带进来的不过是死亡与虚空。就如约翰福音二章里的事例,属地的酒是会用尽的!约翰福音六章63节说,话就是生命。在神话的光中,我才认识,唯有主是那更好的酒,当我每次尝到祂的时候,我才有真正的安息与满足。其次,我也认识到自己以前的包容,不计较,付出是多么的有限。人靠自己的忍耐,将结束于脾气和失败,又是一种死亡的感觉。但神是生命,是无限的,是永远的,是可信靠的。我开始学习过一个享受神作生命的生活。当我再从复以上的经历时,我会先转向神,求问神,让祂在我里面先运行,供应我生命,然后才反应。虽然有时还是会失败,但是求神更多以他的生命变化我,把一切的死亡变为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