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的根源

神是信心的赏赐者,所以神是信心的源头。但是,神为信心源头的意思,并不只限定于赐人信心。神为信心的源头意思是:人是因为神而有信心,或加增信心。 换言之,人之所以有信心、加信心的缘故,乃是因为神有一种的性质,特别会叫人信靠祂的。 一个比方,帮助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一次,有几个弟兄来和我谈到信心的问题。他们的感觉是:他们的信心太小。但是,我告诉他们,他们的信并不太小,实在是他们的神太小!他们若要得着更大的信,他们就应当得着一位更大的神!那天,我告诉他们:什么叫作信?信就是将自己或事物信托人的意思。我们相信神,意思就是我们将自己或事物交托神,倚靠祂替我们成功。我就问他们说,在把事物托付人的时候,我们有否问说,‘我有无信心信这人?我的信心够不够信他?’我们没有。我们所问的,乃是‘我能否信他?’并不是‘我有否信他?’比喻你们中间有个作店东的,你雇一个掌柜的,把你店务全盘交托给他。 当你雇他的时候,你并没有问你自己说,‘我对他有无信心?’,‘我的信心是否太小?’,‘我是否应当加增我信他的心?’你乃是自问说,‘我能信他 么?’,‘他诚实否?’,‘他可信否?’,‘他靠得住否?’,如果他是诚实的、可信的、靠得住的,你就自然而然的,把你的店务全交在他的手里;你并不必问你自己有无信心?信心大否、够否等问题。 神是信心的发源地。我们越看神,越仰望神,越默想神,我们就越有信心。 摘自《事实、信心与经历》

最高尚的娱乐

按着神的创造那自然的律来说,我们每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能一直都在作工。人们从历史的演进中,研究出一个结论:最适合人身体的,就是工作八小时,睡觉八小时,还有八小时就是吃饭、休息、散步、运动,或 作别的事,其中大部分是消遣、娱乐。没有消遣、娱 乐,人也难得愉快;但大部分的消遣、娱乐都引人犯罪 作恶。对于我们基督徒,爱主的人来说,生活中也应该有一部分是消遣、娱乐的时间。我们的消遣、娱乐就是召会生活,来到聚会中,和弟兄姊妹彼此交通、唱诗、祷告、作见证,真是快乐。没有聚会的时候,就去传福音,带人得救,或是去看望新人,到他家中喂养他,并且带他去小排聚会,好成全他,也带他去主日聚会,教他在会中申言。这是我们最高尚的娱乐。 我相信照着神的安排,每一個弟兄姊妹一周最少可以拿出两个晚上,不是去访问人传福音,就是到初信者那里喂养他,再不然就是带人聚小排聚会,或带人学习申言。若是每一周你都能这样作,你必定有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你若是这样生活,你每一年最少能带两个人归主,并使他们得到你的成全。不要贪多,否则会作得 不透彻。比如,你传福音带了两、三个人得救,便周周喂养、带领他们。若失去了一个,就再去救一、两个人来,且喂养、带领他们。就是这样,从年首到年终,总有两、三个人是在你的喂养、成全之下。每一个带职业或有家庭的人都能作,而且是从从容容的作,不要发热心,也不要冷淡。这才是过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就是主今日恢复中的召会生活。 摘自《主今日恢复中的召会生活》

我需要生命

中五那年的我,当上了学校的巡查长(prefect)。校方为了提升全体巡查员的纪律,便举办了为期一星期的纪律生活营(school camp)。身为一位巡查长,我便名正言顺地成为生活营的总负责。那是我第一次办生活营,没什么经验,所以生活营一开始就很混乱,搞得手忙脚乱,加上晚上又开会到凌晨两三点,真是耗完我的体力。几天后,部分的流程都上了轨道,但是还有许多学员们棘手的问题需要即时解决,几乎忙得我的精神快崩溃了。为了生活营,我可以说是花上我所有的力气和精力,甚至精神。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还挺有满足感的。 在生活营结束的前一天,我们办了一场营火会。在老师的许可下,我们动用了学校里的设备、器具和场地,并答应将会收拾干净才归还给校方。营火会后,我们费了最大的力气,终于把整个学校收拾干净。回到家后,原本想好好休息,但是才回家不久,便收到一封从老师来的信息。内容就是说,校长看到还有部分的器具还没归到原位,并说那些器具很贵,岂可这么随便处理。更直接的意思就是,校长责备老师,老师责备我。老师的意思,要我马上去解决,但我当下根本没有力气了,况且全部人都回家休息了,也没有人能回去收拾。我只能跟老师道歉,并答应过后再去收拾。 回想那时的心情,我真的感觉酒用尽了。我里面是又累、又烦、又消沉及死沉,一点也不开心。忙了一个星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现在却因为小疏忽被老师训了一顿。我都快哭了,我又能做什么呢?在这种绝境里,我就呼求主名,求主拯救。呼求又呼求,慢慢的我的心情平复了,我感觉到有一道生命的水流流过我,使我得安慰并喜乐起来。这种感觉是难以描述的。有一点像约翰二章九节说的:“管宴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但是从圣经我们知道,这是主耶稣做的。 感谢主,在我最无助,最消沉的时候,最没人能安慰我的时候,主耶稣是那安慰我的一位。祂是那位能变水为酒的一位!赞美主!

现实是残酷无情的

记得我在中六的时候读了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是在一家餐厅里当服务生。小说把这个人物描绘的很生动,让我心里对 可以在餐厅当服事生满了憧憬。 就在我考完高教文凭后,等待上大学期间,我到我家附近的一间高级餐厅去应征。该店因为需要应付平安夜的顾客而急招聘员工,所以我便顺利地到餐厅上班了。上班一开始有许多东西要学的,服务员需要懂得为每一道餐点摆设餐具。其中连餐点的名称就不好学了,因为好多都是外国名字。例如法国蜗牛叫Escargot等等。 我自认有些小聪明,渐渐地,我学会了许多的餐点。工作四个月后,经理把我升到咖啡师(barista/bartender)的位置,是高于一般普通的服务员的职位。这里就有更多要学的功课,需要学会每一杯饮料的配方与调制法,最酷的就是要学拉花艺术,也就是在咖啡泡沫中用鲜奶“画”图。 就在我越学越会,越学懂越多的同时,我有新的发现,有一句成语是这样说的,兵不厌诈。在职场上有一个不变的原则,就是你欺我诈。即便餐厅工作,也免不了各种人的手段与耍政治。员工能推卸的责任,就尽可能推,经理能使用员工的地方,也尽可能耗尽,省员工工资。 一开始的时候,我尝试包容,不计较,付出不求回报。但渐渐地发现,各样的人事物不断来挑战我容忍的极限。至终我发现,在这餐厅里享受一杯下午茶与在这里上班的感觉完全不同。以前对这里所有美好的憧憬,多半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想象是可以很丰富,现实却是残酷无情的。 就在大学即将开课之际,我离开了工作岗位,准备上大学。我心里想,难道人生的意义就是这样吗?我心里默默许愿,盼望在大学里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我想神听取了我的许愿,在大学里给了我一个新开始。 在大学里借着读圣经而认识神,认识神的话。才发现任何一种所响往的完美生活,最终带进来的不过是死亡与虚空。就如约翰福音二章里的事例,属地的酒是会用尽的!约翰福音六章63节说,话就是生命。在神话的光中,我才认识,唯有主是那更好的酒,当我每次尝到祂的时候,我才有真正的安息与满足。其次,我也认识到自己以前的包容,不计较,付出是多么的有限。人靠自己的忍耐,将结束于脾气和失败,又是一种死亡的感觉。但神是生命,是无限的,是永远的,是可信靠的。我开始学习过一个享受神作生命的生活。当我再从复以上的经历时,我会先转向神,求问神,让祂在我里面先运行,供应我生命,然后才反应。虽然有时还是会失败,但是求神更多以他的生命变化我,把一切的死亡变为生命。